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集团邮箱
 
精品长廊
电子音像
期刊杂志
分类书库
教材展示
本版教材
代理教材
按出版社浏览
浙江人民出版社
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
浙江科学技术出版社
浙江文艺出版社
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
浙江教育出版社
浙江古籍出版社
浙江摄影出版社
浙江电子音像出版社
浙江省期刊总社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产品推荐 > 品牌图书
品牌图书
回家
浙江文艺出版社
作 者: 海飞  出版时间:2014-03
ISBN:9787533939496
开本尺寸: 16开
定 价:32.00元
印 次: 1
编辑推荐
获中宣部第十三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入选中宣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评选的“百种经典抗战图书”
入选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增补项目
入选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项目
入选中宣部出版局委托中国图书评论学会推荐的2014年5月“大众好书榜”
获浙江省第十二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获第二十四届浙江树人出版奖
入选浙江省文化精品扶持工程

著名作家柳建伟说,《回家》是继《历史的天空》《亮剑》之后,抗战题材小说的最新成就和突破。
《光明日报》《中华读书报》《钱江晚报》等媒体隆重推荐。
在这部战争题材小说中,海飞不仅仅写战争、写故事、写江南,他对人性的深刻洞悉让残酷的战争也显出温情。在特殊年代的历史背景下,海飞写出了人在面对不可抗拒的外因面前的细腻心理,人物心理的矛盾、变化、选择,都为故事本身赋予了更深层次的意义。作品虽是描写战争,但更多是跌宕起伏的爱情、友情和生死抉择,小说好看、耐读,语言具有鲜明的特色,也具有冷幽默的色调,让人回味良久。
目录
开场
第一部分逃跑的秋天
5虎扑岭就是我葬身之地
15麻三的地盘
21逃亡之路
30残破的南方兵营
41寻找张团长
第二部分在祠堂:一九四一年的乱象
51身体里的子弹
65暗夜被水声打湿
74尘世间所有的情事……
第三部分四明镇的日与夜
83植子,我知道我快死了
93梳头歌
99流水情节
107“黑胖子”和海棠
112水中的女人们第四部分男人的较量
119杀马记
124鸡毛掸子的冬天
128凌乱的时光
134青春记
137抢粮记
145告密者
152迷香的夜晚
第五部分四明镇战事
165火光照亮裕德堂
174小碗的婚事
183代号“回家”
197兄弟们,去死吧!
203临战时光
212四明镇战事
233乘着仙鹤去了
第六部分回家之路
243场面浩大的回家
247骨灰在风中飞扬
251黄种田来到人间
256回到丹桂房
261植子,我好像是在爱着你
剧终
附录:他们
作者简介
海飞,小说家,编剧。曾在《收获》《人民文学》《十月》等刊物发表小说300多万字,大量作品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多种选刊及各类年度精选本选用。获人民文学奖、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等多个奖项。著有小说集《麻雀》《青烟》《像老子一样生活》等多部;散文集《丹桂房的日子》《没有方向的河流》等多部;长篇小说《花雕》《向延安》《花满朵》等多部;影视作品《旗袍》《大西南剿匪记》等多部。
内容简介

《回家》一部反映中国军民英勇抗战的主旋律作品。这部长篇小说以宁波鄞州抗日根据地发生的人事为原型,描绘了一群想回家过安生日子的被打散的军人,为了阻击日本侵略者,和当地民众一起,拿起武器保家卫国、舍生取义的故事;小说成功塑造了一群身份不同、性格各异、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反映了中华儿女爱国爱家的家国情怀。

文摘
1
一只蛤蟆睁着懵懂的眼睛,笨拙地爬过一块潮湿的巴掌大的山石。透过层层叠叠的雾气,它看到壕沟里横七竖八躺着一堆堆人,还看到一个少年腰上挂着的军号。它在军号边上逗留了好久,胸有成竹地认为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发生了。天气转凉,已经听不到半个月前还十分闹猛的秋虫声,蛤蟆不由得叹了口气。这确实是一个忧伤的秋天,它这样想,并且懒洋洋地向前蠕动了半步。它突然记起冬天已经不远,它必须要找一处可以安身的洞穴度过潮湿而寒冷的季节。它再次抬起臃肿的眼睑时,看到了十五岁的少年号兵蝈蝈,正瑟瑟发抖地啃一只地瓜。天空无比辽阔,尽管天地间隔着层层叠叠的雾气,蛤蟆仍然能感觉到天空就像一口看不见底的深井。
蝈蝈藏在一身肥大的军服里。摩托化装备的高岛师团冈村联队,或许正穿过雾水向他所在的国军三十五团埋伏点迈进。张团长在一个多小时前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检查阵地,三十五团将要和新四军金绍支队在虎扑岭联合夹击冈村联队。巡查阵地的张团长看到抱着美式卡宾枪蜷成一团的蝈蝈,就伸脚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蝈蝈一声不吭,他懒得呻吟。他的身体每天都在拔节,那条去年发下来的军裤已经短了一截,瘦得像麻秆的腿让他看上去很像一只丹顶鹤。
一场战斗来临之前,虎扑岭安静得仿佛整座山岭都已经死去。蝈蝈开始在雾气腾腾中想念老家临安,临安是一个屁股般大小的县城。如果在往常,秋天正是上山打核桃的季节。
蝈蝈特别盼望能回家上山打核桃。

2
张团长在野战帐篷里喝酒。他是站着喝酒的,他边喝酒边哼着一出目连戏,听上去有些鬼哭狼嚎的味道。一碗酒下肚,张团长拖着一条瘸腿,在帐篷里摇晃着走来走去。他是绍兴孙端镇人,以前是镇上的算术老师,后来带着一面算盘去牛村当上了只有七个小学生的学校的校长。他觉得老是算数字没意思,就跑去投了军。那时候他班、排、连的战友,在大大小小的仗中差不多都死光了。而他除了一条腿被“三八大盖”粗大的子弹打穿一个洞伤了筋骨以外,基本上该在的都还在身上长着。他觉得这是一种运气,一个人如果能平安活到老,是需要运气的。他运气好,所以他在一次次扩充兵员后当上了团长。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光宗耀祖,当上团长让他觉得自己威风八面。但不管走到哪儿,他却一直没有丢掉那面陈旧的镶着铜边的算盘。那算盘是他在鲍同顺酱园当账房的爷爷留给他的。爷爷弥留的时候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学一门手艺就有饭吃。
张团长停止唱戏,又喝下一口酒的时候,帐篷外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七名衣衫不整的士兵被拖进来扔在地上。督战队数名队员的枪管都对准了地上的七名士兵。张团长慢慢地拖着瘸腿走了过去。突然,一脚踢翻了一名地上跪着的士兵。张团长蹲下身,隔着一拳的距离脸贴脸地和那名士兵对视着。士兵吓得瑟瑟发抖,像是被冻坏的样子。张团长喑哑地笑了,说,你是怕死还是怕冷?
士兵说,长官,我们不想打仗。
当兵不打仗?那你们想干什么?
我们想回家。
张团长笑了,轻轻地托起了士兵的下巴,说,小杂种!你还有家吗?
帐篷外杂乱而急促的脚步声吸引了张团长的目光,他回头看了看,看到帐篷门口挤了一堆士兵的脸,显然都是来看热闹的。看上去他们的脸都有些浮肿,像一团团发酵的面粉。张团长看到了其中一张少年兵的脸,这是一张属于蝈蝈的刚刚开始长胡子的脸。蝈蝈的每一根胡子都感到了惶恐,他知道按纪律逃兵的下场是什么。果然,他看到张团长脸上浮起了向日葵一样的笑容。
张团长说,节约子弹。
督战队队员迅速地收起了枪,没人能看到他们是什么时候拔出匕首的。帐篷门口的人只看到督战队队员麻利地用手掌托起逃兵的下巴,手一挥,逃兵就倒在地上不停地蹬腿,鲜血很快在地上洇了开来,像一张摊在地上的军用地图。蝈蝈瞪圆了眼睛,他清楚地听到了匕首入喉时噗的一声脆响,这让他的头一下子大了,身体开始发热,浑身沁出了细密的汗珠。他从来没有看到过自己人杀自己人,就在这时候蝈蝈见到了黄灿灿。黄灿灿长得像一块铁疙瘩,矮腿,粗腰,厚嘴唇,皮肤黑亮得像泥鳅。黄灿灿连滚带爬地撞开人群冲进了帐篷,扑上去抱住最后一名还没有倒下的少年兵。蝈蝈看到那名少年兵和自己差不多年纪,裤子被尿洇湿了,黑了一片。少年兵的眼泪鼻涕在脸上糊成白花花的一片,他的鼻孔里甚至冒出了一个鼻涕泡。他大声地喊着叔叔,哭的样子有些难看,小眼睛和大鼻子全都挤到了一块。他说,叔叔,我想回家。黄灿灿的脸上顿时也白花花地湿了一片,他转过身用膝盖走路,跌扑着抱住了张团长的那条瘸腿。黄灿灿语无伦次地说,张团长,留我侄子一条命,我哥嫂单传,就他一个种。再说春芽是咱们村的人,你好歹也是咱们村的女婿,你要杀就杀我黄灿灿,我黄灿灿命不值钱,团长,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