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集团邮箱
 
精品长廊
电子音像
期刊杂志
分类书库
教材展示
本版教材
代理教材
按出版社浏览
浙江人民出版社
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
浙江科学技术出版社
浙江文艺出版社
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
浙江教育出版社
浙江古籍出版社
浙江摄影出版社
浙江电子音像出版社
浙江省期刊总社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产品推荐 > 品牌图书
品牌图书
天地良心——中国最美渔民郭文标
浙江文艺出版社
作 者: 朱晓军 梁春芳  出版时间:2014-03
ISBN:9787533939564
开本尺寸: 32开
定 价:25.00元
印 次: 1
编辑推荐
获浙江省第十二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入选“关于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主题出版”项目
获国家出版基金主题出版项目的资助
获第二十四届浙江树人出版奖

作品呈现了一位普通渔民郭文标为广大渔民的平安放弃个人致富,倾其所有组织海上民间救助站的平安梦想追求,以及在平安梦想的引领下精神生命的成长历程;讴歌了像郭文标这样的“小人物”的崇高与伟大,为我们竖起一面猎猎飘扬的旗帜,激励我们沿着中华民族“大情大爱”的向善之路不断向前。这是一曲关于渔民梦想的赞歌,一幅展现浙江最美风采的画卷。
目录
引言 001
第一章 梦想的启航 007
第二章 成年的追求 035
第三章 救助的悲喜 051
第四章 第一次挨打 071
第五章 “麦莎”中的救助 097
第六章 没影的奖赏 111
第七章 捡的“元宝” 127
第八章 第二次被打 151
第九章 心底的“沉船” 173
尾声 “平安水鬼”的平安梦 198
后记 204
作者简介
朱晓军,教授,编审,一级作家,出版有《一个医生的救赎》《高官的良心》《让天说话》等九部报告文学,先后荣获鲁迅文学奖、中国改革开放优秀报告文学奖、新中国六十年优秀中短篇报告文学奖、中国短篇报告文学奖、浙江省“五个一工程”奖等奖项。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杭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现任教于浙江理工大学。

梁春芳,教授,编审,先后担任过某文艺出版社副社长兼副总编辑、某高校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曾获全国外国文学优秀图书编辑奖、中国图书奖和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出版有《中国百年婚姻档案》(合著)、《浙江近代图书出版史研究》等著作。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一项、省部级课题一项。现任教于浙江工商大学。
内容简介
《天地良心——中国最美渔民郭文标》是国内第一部全景式描写郭文标的长篇报告文学,也是以“中国梦”为主题的文学作品。作者通过深入采访获得了翔实的资料,在此基础上,全方位、多视角、真实地揭示了在当下金钱至上、冷漠逆袭的不良社会现象蔓延的背景下,一个普通渔民如何坚守“做人要讲良心,渔民在海上救人天经地义”的纯朴信念,书写了平民英雄郭文标30多年来守护家乡辽阔海域,先后拯救678条生命,义务打捞遗体和帮助其他船只排除故障不计其数的动人事迹。作品真实地表现了郭文标舍生忘死,无偿救助遇险渔民和船只的惊心动魄的故事。同时,也揭示了郭文标面对亲人的不解,他人的误解、曲解乃至造谣中伤,甚至在义务救助中被遇难者家属殴打时,内心深处的痛楚、纠结、挣扎和碰撞。
文摘
2005年8月6日傍晚,台风“麦莎”以排山倒海之势直逼石塘镇,此时恰逢第五次天文大潮,风、浪、潮“三聚首”,再加上风力超过12级的台风和强暴雨,大浪呼啸着翻过十几米高的山冈,“轰”的一声,触目惊心地砸在岩面上,泛起一层雪白的沫子。
郭文标家静悄悄的。庄文华站在窗前,默默地祈祷:“老天啊,可千万别发生什么险情,这么恶劣的天气,这么大的风浪,别说遇险者救不上来,救助者的性命也难保。”
真是怕啥来啥,郭文标的手机偏偏惊心动魄地响了起来,她的心一下子被拽到嗓子眼儿。
“文标,有四个人被困在大桥底下了……”电话里传来镇委书记焦急的声音。
“完了,完了,他们死定了,死定了!”他一下子跳了起来,大声喊道。
下午5时,林应福来过电话,说他家养殖渔排的锚绳被海浪打散,眼看网箱就要被风浪卷走了。网箱里养殖的是香螺,那东西100多元钱一斤,网箱里有四五千斤,那四五十万元钱近乎他的身家性命,怎能眼看着被风浪卷走?于是,他想请边防派出所和郭文标帮帮忙。
这几年,郭文标真就成“海上110,一拨我就灵”了。有人掉海里了,打电话找他;船出了故障,打电话找他;船上的柴油没了,打电话找他。这不,网箱要被台风刮走了,也打电话找他……
“台风要登陆了,这时候下海会没命的,钱损失点儿没事儿。”郭文标冷静地劝道。
生命比金钱重要,这时候别说几十万,就是几百万、上千万元损失也得挺着。
林应福哪能甘心,六点多钟,他们兄弟俩再加上两个渔民一起下海了。他们加固好渔排,正想上岸时,台风挟着暴雨排山倒海般扑过来。他们一下子就吓傻了,趴在渔排上一动也不敢动。下水前,他们穿着救生衣,腰间系着绳子,万一遇险,岸上的人好把他们拽上来。谁知这时岸上的人无论如何也拉不动那救命的绳子了,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要被台风卷走,死无葬身之地了,有人拨通了“110”……
“不行!你不能去,你不能逞能!”庄文华一把拦住了郭文标。
她知道寻常的日子大桥下的水流就复杂湍急,潜伏着旋涡,让人发怵。强台风登陆的当口,去那儿救人,那不就等于去送死吗?
“好,好,我不去,我去看看,看看行吧?”
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想搪塞她,她有点儿火了。大海惊天动地的咆哮声从外边传来,她紧紧地抓住他的衣服,不让他走。
在这种时候,是没人能拦住他的。他有他的逻辑:如两人遇难,我要是能把他们俩都救上来,即使我死了,还赚一条命呢。他居然没想到“赚”的是别人的命,失去的是自己的命。人的生命仅有一次,一旦失去就再也找不回来了。他万一没了,她没了丈夫,儿子没了老爸,他母亲没了儿子,在这种情况下,哪个女人会不拦呢?
他把她的手拉开,冲入狂风暴雨之中。
“你不要命了!”她边喊边披上雨衣,不顾一切地追了出去。
平常晚上听说有人遇险,村民们都习惯性地抬头看看郭文标家楼下的灯亮没亮。亮了说明他知道了,去救助了;灯没亮,说明他还不知道,他们就打电话告诉他。今天却没人给他打电话,谁都清楚这时让他去救人就等于让他去送命。可是,不打电话并不等于不关注,他们都站在窗前,关注着郭文标家的动静。他们见郭文标夫妇一前一后冲出家门,跑了出去,也急忙穿上雨衣跟来了……
郭文标他们跑到跨海大桥的桥头时,见几名警察和镇干部正身穿救生衣,腰上系绳子,手拉手想从桥上过去。林应福的渔排距离对面的蚊子岛,也就是蚊虫浜屿不远。
“完了,快回来,快回来!”郭文标急切地喊着。
他的喊声像被狂风扯碎的树叶似的,被刮走了,那几个人没听见,还在努力前行。
“干吗?”站在郭文标身旁的镇干部听到了,问道。
“快点,快点……”他迫不及待地说。
他们急忙拉绳子,把那几个人拽了回来。说时迟那时快,那几个人刚刚离开,大浪呼啸着“轰”地一头撞在桥墩上,恼怒地腾空而起,越过桥面七八米后砸了下来,正好落在他们站的地方。
他们惊恐万状地看着被浪打过的桥面,半天没说出话来。
“水鬼,你真厉害。幸亏呀,幸亏。”站在他旁边的镇干部说。
“你们不要从桥上过去,快开车把我送回去。”他对镇领导说。
“送回去干吗?不救了?”有人不解地问他。
“快把我送回去,回去就有办法了……”
情况紧迫,哪里还有时间解释,他一猫腰钻进派出所的车,坐着车跑了。
车从桥头转到码头,他跳下车,边跑边脱衣服,一个猛子扎入水里,游到他的船上,驾船而去。
他把船上的探照灯打开,天黑雨大,能见度极低,恶浪似恐怖片里的恐龙似的一群群迎面扑来,船忽而被抛向半空,忽而被抛下深渊。暴雨像沙石打在脸上,眼睛难以睁开,他抹一把脸,又抹一把脸,瞪大眼睛,目视着前方,驾着船冲向浪头。他的那条船长15米,浪高二三十米,只有顶浪而行才能相对减小被浪掀入海底的危险。往常从码头到桥下仅需几分钟,这次却颠簸了三四十分钟才见到大桥的踪影。
风把海水刮到甲板上,再加上从天而降的雨水,船舱里的水根本就排不出去,船吃水越来越深,随时都可能沉入海底。可是他顾不得这么多,就着探照灯紧张地在海面上搜寻,眼前除了雨帘就是漆黑的海面,想找到那四个人实在是太难了。
前边没看见,左边没看见,右边也没看见,他们到底在哪儿,会不会已经遇难?
四条性命的丧失就等于把四个家庭拽进不幸的深渊,恐怕几年、十几年都爬不上来。不行,得找到他们,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突然,在乌嘴门坑的礁石上发现一道人影,他急忙掉转船头赶过去,没想到一道巨浪从桥外横扫过来,船遽然像电线杆子似的竖立在海上。
“完了,完了,这下没命了!”他惊叫一声。

此时,庄文华抱着他脱下的衣服,坐在码头的石头上,像一尊望夫石望着海面,望着狂风巨浪,望着大桥的方向。眼前黑咕隆咚,什么也看不见,她仍执着地望着。狂风粗野地扯去雨衣帽子,雨像疯狂的蝗虫似的往衣服里钻,她不去理会。围在身边的邻居的安慰话,她好像没听见,也没回应。
她爱他,疼他,也恨他。他为什么在关键时刻只想着遇险者,而不想她和孩子,不想这个家呢?他简直是不要命了,这是12级台风啊,即使是专业救助的海警艇在风力超过8级的情况下也不出海营救。
20分钟过去了,他没回来;30分钟过去了,他没回来;一个小时过去了,他还是没回来。
也许是大海不想把他收去,那像电线杆子似的竖着的船,在眼看要扎入海底的瞬间,又被浪平稳地放了下来。
惊魂未定的他没有退缩,继续将船开向乌嘴门坑。这时,被浪冲到礁石上的林应福等人趴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开始时,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想站起来,结果刚一站起就被大浪扑倒,摁进水里。大浪像吃饱喝足的猛兽,将他们玩弄于股掌之中。最后,他们再也不敢站了,也没力气站了,只得趴在礁石上等待救助。
可是,在这12级台风中,谁会下海救助,谁敢下海救助呢?他们绝望了,只能听天由命了,知道等待是徒劳的,枉然的,没有意义的,可是此时此刻除了等待之外,还能怎么样?
郭文标的船出乎意料地出现在眼前,他们喜出望外,他们振奋了,使出浑身的力气高呼“救命啊……”
可是,郭文标不敢靠近。浪头打来时,船头高高翘起,浪头过后船头被压到浪谷,他的船要是靠过去的话,可能一下子就会将他们拍到船底,即便不死也得重伤。他想把绳索扔过去,把他们拽上船来,可是风浪实在是太大了,绳子不是被冲回来,就是被风浪拨到一边。
他突然想到这片礁石的南边是造船厂,那边有条隔离带,他们可以拽着隔离带爬到岸上。
“往南游,快往南游……”他声嘶力竭地喊了两声。
他的喊声也许被风刮散了,也许被浪拍进了海里,林应福他们没动。
他明白了,他们准是没听见。他用灯向南晃动几下,林应福他们开始一点点南移。天黑,浪大,雨急,寸步难行,他边驾船边用探照灯为他们引路……
林应福他们四人连滚带爬,最终从造船厂那边的隔离带爬上了岸。
惊涛骇浪,狂风暴雨中突然划过一道被雨帘扫过的光,码头上那被黑暗和涛声吞没的“望夫石”一下跳了起来,码头变得生动起来。光在剧烈地颠簸着、晃动着向她靠过来,那是他船上的探照灯。
那颗悬在她嗓子眼里的心渐渐落下了。他越来越近,知道她一定坐在那块石头上,于是用手电朝她晃了晃。在场的那一大群人中,只有她能读懂他的意思,那是在说:“老婆,我回来了!”
她的泪水夺眶而出,急忙掏出手电回晃几下,那是呼唤他:“老公,回家,快点儿回家!”
他把船停泊好,游上岸来。闻讯赶来的温岭市领导、镇政府的领导和村民围了过来,温岭电视台的记者将镜头对准了这位英雄……
“她到底哪去了?”浑身上下仅穿一条裤衩的他拨开人群,到处寻找妻子。周围的人都以为他在找妻子要衣服穿,他却担心地说:“她被浪卷走了还是怎么了?”
他找到她时,见她坐在码头的石头上哭得昏天黑地。
“你哭干吗?”他走过去,莫名其妙地问道。
“你看看这浪这么大……”她声嘶力竭地对他喊道。
他明白了,她在为自己担心。他内心深处涌动着感激之情,默默地接过她怀里的衣服,什么也没说,跟她回家了。
后来,他就在那块石头的位置建造了“石塘海上平安民间救助站”。
这场台风造成3064.2万人受灾,20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177.1亿元。林应福四人却被郭文标从死神的魔爪下救了回来。
这一年,他在继2004年的温岭市第八届“见义勇为、助人为乐先进人物”、2005年的“感动台州十大人物”之后,又被评为“浙江省抗台救灾先进个人”,以及“浙江省见义勇为先进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