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集团邮箱
 
集团要闻
党群工作
下属动态
媒体报道
内部新闻
领导批示
招标信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集团动态 > 媒体报道
扎扎实实做出版“双百亿”——专访浙江出版联合集团总裁童健
发布时间:2009-06-08
    【记者手记】
    翻阅记事本,关于浙江出版联合集团总裁童健的文字有两处印象深刻:一是年初北京图书订货会期间初次拜访,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记下了如此语录——“出版社首先要做强而不是做大”,“传统出版业被新兴产业替代不一定是坏事情”,“出版社有两种责任:传承文化,以及适应市场经济规律,也就是要赢利”,“浙江的情况说明一个问题:文化产业是需要烧钱的,经济发展了才能大发展大发荣”。另外一次是在浙江,只有十个字:“学习,敬业,激情,创造,奉献”,这是童健在集团2009年团代会上对青年员工提出的希望。
    性情坦率的童健在聊天时对记者说:“到集团来是要有一定心理承受能力的,失去了近30年的机关事业身份;但我来也是因为我还能干十几年,这里有做事的空间。”喜欢思考的童健经常带给浙江出版联合集团不同于传统思维的角度,而“学习,敬业,激情,创造,奉献”的十字箴言也是童健刻在自己心中的座右铭。


    到今年5月,浙江出版联合集团总裁童健上任刚好一年的时间。这位省委副秘书长出身的年轻总裁没有四平八稳,按部就班,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就出台了两项颇具争议的举措。当记者带着好奇“小心翼翼”求证时,爽朗的童健没有避讳,开门见山地谈起了自己的理解。
    确有两项举措,赞成者有之,非议者也有之。一个是去年我们比较大胆地制定了一个“60号文件”,对浙版图书在省内的发行做出了考核规定,对这个措施非议者认为是在设置地方壁垒,但从发展主业的角度讲,我认为这件事是必须做的。浙江不排斥并且非常欢迎外版图书进来,我们强调的是在同质同类的情况下,如何优先考虑本版书。通过这个措施,效果是很好的,利润码洋都上去了,但外版书的销售一点都没减弱,这说明我们的举措是正确的,不存在地域壁垒。这个措施看起来是对发行的考核,不如说是对出版的考核。因为你要有过硬的产品,质量不行,销售也上不去。从这个方面考量,其实是对出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还有一个有争议的是与客户的战略合作,去年我们把年销售浙版图书100万元码洋的发行单位请到浙江来,制订了一些对战略客户鼓励多销的措施,加大力量把浙版图书推向全国。这样做似乎是在抢人家地盘,但做企业是要市场说话的。过去我们的一些出版社没有和大的发行集团对话的机会,现在提高到在集团层面进行战略合作,外省发行集团会更重视浙江的出版社,自然会促进浙版书的市场份额。从现在的结果来看,这一举措还是得到业内和集团内部认可的。
    一个企业是要有企业精神的,企业精神不是现在的发明创作,而是对过去改革发展实践经验的总结和提升。过去我们讲出好书,走正路、出人才,这体现了出版企业的特点,现在我们总结为“求真思变出好书,务实奋发创新业”,这是对集团前一段改革发展精神的提炼。我们强调“调整出版结构,转变发展方式,做强出版主业,实现科学发展”,在求真中思变,在务实中创新,以此来实现科学发展。上述两项所谓有争议的举措,恰恰是围绕做强主业的思想,发展壮大企业。只要被实践证明是正确的,我们就要继续贯彻下去。

    记者问童健:“您到集团一年了,喜欢上这个行业了吗?”他说:“喜欢谈不上,是在适应这个行业,位置决定你必须适应,并在这个环境中发挥你所能发挥的作用。也许在适应过程中,慢慢会当成事业对待,现在更多的是责任感。”有着对出版行业责任感的童健,同样有着更多的思考。
    一、应明确市场主体。市场主体的核心标准就是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现在自负盈亏是非常明确了,但自主经营还不能完全做到,出版企业的意识形态的特殊性,就决定了出版企业在某些方面还是要靠政府保护,或离不开某些垄断,比如教育出版,我认为无论是从教育的大政方针角度,还是关系国民素质角度,都应该由国有出版来做,有关部门应该有规范,如何维护出版的严肃性、权威性。
    二、“双百亿”目标要有明确的导向,比如主业与多元的比例问题。从浙江的现实情况看,2008年总资产是83亿,销售是90亿,通过几年的努力是能达到“双百亿”的,但总销售完全靠出书卖书还是有难度的。如果只是在数字上做做文章也不难,但真要做实实在在的出版“双百亿”,就需要在主业上花相当大的努力。
    三、版税应该规范。作家劳动创作的方式和过程与演艺界不一样,不能完全照搬他们的模式,搞纯商业化,新生的行业和原行业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才好。另外作家也应当有所分级,不能漫天要价,要培育真正健康有序的出版市场。
    四、改革应着力打破中央社和地方社资源配置上的不平衡,实现真正的公平竞争。
    五、地方出版集团要把做强放在第一位,不能盲目攀大,因为市场份额有限,出书范围有限,地方出版社只有做专、做精、做特,才能维持生存权,进而实现新发展。
    六、新媒体做出版轻而易举,而传统出版做新媒体则举步维艰。因此在对传统出版介入新媒体的要求上应从实际出发,政府要有投入,政策上应有倾斜。
    七、国有和民营出版单位必须相互补充、相得益彰,市场秩序应进一步规范,不能过度充分地自由竞争。
    我一直盼望出版主管部门开两个会,一是改制企业的经验总结会,一是上市公司的经验总结会,这对后来企业少走弯路和整个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是有好处的。

    新闻出版总署日前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推进新闻出版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指出,我国将在三五年内培育出六七家资产、销售双双超过百亿元的大型出版传媒企业。浙江出版联合集团明确提出了2012年实现“双百亿”的目标,而且,是实实在在的出版“双百亿”。对此,童健总裁信心满满。
    打造“双百亿”集团,第一是响应总署的号召,第二,我们也有内在的要求,浙江作为东部沿海地区经济相对发达的省份,打造“双百亿”同全省的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
    2009年,围绕做强出版主业这一目标,我们提出六条出版主线——少儿、文教、生活、经管、文学和艺术作为重点发展门类,要求各社要有切实举措,每年做一到两种在市场上有影响的书,从指导思想、政策引导上鼓励出好书。我们还明确提出了要正确处理好“一个关系”,力争实现“五个新”,努力搞好“八个统筹”。“一个关系”就是:正确处理好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关系,坚持在传承文化中重视经济效益,在实现经济效益中注重社会效益。“五个新”就是:抓住中央要求打破区域限制、行业垄断,出版格局和资源整合的有利时机,力争在跨地区、跨行业发展上迈出新步伐;从集团及各出版单位的实际出发,探索挖掘、整合包括作者资源、产品资源、编辑资源、渠道资源在内的出版资源的途径,力争在核心竞争力的提高上有新进展;探索新形势下发挥集团发行带动出版的有效途径和方法,形成书店和出版社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新格局;根据市场需求和自身优势,拓宽发展领域和空间,力争在培育新的增长点上有新突破;进一步探索对外合作的模式和方法,把对外合作工作推上新台阶。“八个统筹”就是:统筹教材教辅出版和一般图书出版,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教材教辅出版,在更好地服务教育的同时,加大一般图书出版发行力度,加快由规模数量型向质量效益型发展方式转变;统筹出版物销售和库存,在努力增加销售的同时控制出版物库存,防范库存过量导致的经营风险;统筹传统出版发行业与新的出版发行业态,在巩固发展传统出版发行业的同时,加快发展网上销售,积极探索数字出版、网络出版;统筹省内发展和省外开拓、国内发展和国外探索,更好地利用两种市场、两种资源;统筹存量利用和增量扩张,精心谋划好下沙出版基地的利用问题,努力使其发挥最大效益;统筹主业发展与多元发展,在着力发展主业的同时,寻找商机,拓展发展领域,加快提高综合实力;统筹集团发展与所属单位发展,完善集团功能,使集团真正成为决策中心、投融资中心、生产经营管控中心,在集团内部真正形成竞争合力;统筹专业队伍建设和经营管理队伍建设,立足现实、着眼长远,探索建立适应企业发展要求的专业队伍和经营管理队伍。
    胡锦涛总书记提出“不动摇,不折腾,不懈怠”,按我们的学习理解,出版行业贯彻落实这一重要指示精神,就要坚持改革不动摇,创新发展不折腾,狠抓落实不懈怠。有了这些做保证,“双百亿”目标一定能实现。
【浏览次数( 4209 )】 【 打印本页 】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