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集团邮箱
 
集团要闻
党群工作
下属动态
媒体报道
内部新闻
领导批示
招标信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集团动态 > 媒体报道
儿童文学作家、翻译家任溶溶96岁生日之际推出两本儿童诗集
发布时间:2019-06-04

他的身上永远住着个大孩子


任溶溶新出的两本儿童诗选,一本是自己的创作,一本是翻译作品。


“他每天都坐着,拿一张纸,拿一支笔写东西,从上世纪50年代一直写到了现在。”儿童文学作家、翻译家任溶溶之子任荣康这样描述父亲的日常。任溶溶5月19日度过96岁生日,其两本儿童诗集《怎么都快乐》《如果我是国王》也将于“六一”与小读者见面,这对他来说是最开心的时刻,就如同他所说,“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离开过小朋友。”

他的童诗隐含童趣和想象力

“任老至少写了几百首童诗,这次出版的诗集是他亲自整理、选定的。”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编辑陈力强说。

任溶溶因童话《没头脑和不高兴》《一个天才的杂技演员》以及著名童话译作而闻名,但大小读者恐有不知,他最青睐的其实是为孩子们创作和翻译儿童诗。《怎么都快乐》精选从1953年到2017年创作的童诗100首。陈力强说,任溶溶的儿童诗是其文学创作的另一片星空,“他的童诗隐含着童趣、幽默和想象力,不能不说是儿童文学难得的珍品。”而《如果我是国王》精选了任溶溶所译的最重要儿童诗作者的作品。其中苏联诗人巴尔托、米哈尔科夫的作品上世纪五十年代出过一版,后因故没有再版,此次出版社想方设法购买版权再次出版。“这部诗集中,有21首是相隔60年后再次与读者见面。”陈力强介绍。

儿童文学研究者、浙江师范大学教授方卫平认为,任溶溶一生幸运地葆有孩子气的灵魂,不只有一颗单纯的童心,还因历经生活的淬炼和体悟,而成为了一种生活的境界。他以收入诗集中的儿童诗《下雨天》为例,“顶着滂沱大雨”飞到空中,看见云层之上,原来晴空万里:“……大雨倾盆时候/你也不妨想想/就在你头顶上面的上面/依然有个太阳”。“那样的平实而达观,朴厚而阔大,可不就是他本人的写照。”

还有一首诗名为《我是一个可大可小的人》,方卫平说,该诗让一个孩子自述生活中的小小烦恼,用的是喜剧的口吻:“我不是个童话里的人物/可连我都莫名其妙/我这个人忽然可以很大/忽然又会变得很小”。“这种‘可大可小’的感觉,大概是每个孩子都经历过的日常体验,说起来好像也没什么,但仔细琢磨,在它的喜剧和自嘲背后,我们是不是也会发觉,有一个孩子渴望理解的声音?”

20卷儿童文学译文集将面世

96岁的任溶溶还将接到一个“大礼包”,上海译文出版社童书中心主任赵平告诉记者,《任溶溶译文集》目前正在紧张编辑过程中,将于明年上半年面世。

无论你是小朋友还是大朋友,一定读过任溶溶翻译的《安徒生童话全集》《普希金童话》《长袜子皮皮》《木偶奇遇记》《彼得·潘》《夏洛的网》《戴高帽的猫》等等。赵平介绍,《任溶溶译文集》是任溶溶多年翻译的代表作,是其翻译作品之精华汇总,总字数约900万字,共20卷。“译文集有较强的时代性与纪念性,是对任溶溶老先生数十年来经典译作进行细致梳理后的一次集中展现。”赵平说。

陈力强介绍,任溶溶在很多场合都谈到,他做儿童文学工作是很偶然的事。当初任溶溶大学毕业后,一个在上海儿童书局编《儿童故事》杂志的同学知道他搞翻译,就向他要稿子。于是任溶溶去外文书店找外国儿童读物看,翻译了土耳其的一篇短篇儿童小涚《粘土做成的炸肉片》,发表在1946年1月1日出版的《新文学》杂志创刊号上,从此一发不可收。

对于国外儿童文学的集中介绍、推介,任溶溶算是先行者。上海译文出版社原副总编辑吴洪上世纪80年代末进入上海译文出版社,任溶溶当时是《外国文艺》《外国故事》的副总编。他记得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作为双月刊的《外国文艺》的第三期就是“六一”专刊,专门介绍优秀的外国儿童文学作品,也正是因为这本杂志,中国读者结识了马尔夏克、罗大里、林格伦等世界儿童文学巨匠,而这得益于听取了任溶溶的建议。

他这一辈子过得“很有意思”

“感到我这一辈子过得很有意思,前面几十年正处在变革时期,我亲历其境,太好玩了!”任溶溶曾这样总结自己的一生。而与任溶溶共过事的忘年交们,一谈起他就会开怀大笑,他给别人带来的总是欢乐和温暖。

“素朴清简的小屋里,任先生坐在桌边,戴着呼吸器跟我们打招呼,美滋滋谈起他近来正在看的电视剧及剧中人的语言。他的面前放了一个小本子,里面记着每天的日记。”方卫平谈论的是任溶溶平常的一天。照顾任老的家人则说,老爷子平时除了吃饭喝水,一直都戴着呼吸器,晚上睡觉都戴。而任溶溶告诉来访者,人老了,记忆力不好了,这是没办法的事。但他会找“觉得好玩”的事做,读旧诗词、听古典音乐、听京戏。

在吴洪的印象里,任溶溶除了喜欢文字、绘画,还特别喜欢吃,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隔三岔五地请同事同品中餐、西餐。吴洪说,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任溶溶在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工作时,因为只上半天班,家里环境差,就到饭店租了个房间搞创作,也方便满足美食之好。“直到90岁,任老因为年老行动不便才不再和昔日同事聚餐了。”吴洪说。

任溶溶以童真之心过着可爱的生活,让大家感触最深。吴洪说,多年前,任溶溶办公室墙上贴的就是影星张曼玉的照片,他多次说喜欢张曼玉,喜欢和年轻人打交道。儿童文学研究者、出版人孙建江回忆起,“有一次去看望任老,他说的第一句话还真让我有些始料未及,他说孙悟空来见猪八戒了,哈哈哈……”事后孙建江一想,他自己姓孙属猴,而任老属猪,现在整天戴着长长嘴巴的呼吸器,任老就自嘲为猪八戒。

吴洪认为,任溶溶的外表、他的文字风格、他写的字、他的处事之道,都有共通之处,那就是“外圆内方”,就像古币一样朴实无华,他写文章喜短句,即便是翻译文字,也不是翻译腔惯用的长句,读起来朗朗上口。



作者:北京日报 路艳霞
【浏览次数( 895 )】 【 打印本页 】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