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集团邮箱
 
集团要闻
党群工作
下属动态
媒体报道
内部新闻
领导批示
招标信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集团动态 > 媒体报道
王珮瑜:如何让现代年轻人爱上京剧?
发布时间:2019-09-18
2019-09-13 12:17:03新京报 记者:何安安 编辑:徐伟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王珮瑜:如何让现代年轻人爱上京剧?

过去的近三十年里,王珮瑜学戏、唱戏,更致力于传播。她希望传播京剧之美,更希望能够推动京剧的当代化,短视频、音频乃至出版物都是她传播京剧艺术的阵地。许多年轻人因为“瑜老板”,与国粹有了近距离的接触。


京剧是在北京形成的,这一点毫无疑问,但京剧在形成初期并不叫“京剧”,而叫“乱弹”或“皮黄”。那么,它从什么时候才真正被称为“京剧”呢?有“瑜老板”之称的著名京剧演员、余派老生王珮瑜,将京剧的故事写入了《瑜老板三分钟京剧小灶》一书。最令人感到惊讶的莫过于,“京剧”这个名字居然是上海观众给起的。


在《瑜老板三分钟京剧小灶》开篇,王珮瑜提到,光绪年间,北京有个戏班到上海演出,上海观众觉得这个从北京来的戏班子不错,于是给这种戏取了一个名字叫“京剧”。所以,京剧是在北京形成,但在上海被定名的。而且,如果从1790年徽班进京开始算,那么京剧到今天的历史只有两百多年,和很多古典艺术相比,京剧其实还是一个年轻的剧种。


《瑜老板三分钟京剧小灶》,瑜音社著,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19年9月版。


近日,刚刚在国家大剧院结束清音会北京站活动的王珮瑜和她的团队瑜音社,携新书《瑜老板三分钟京剧小灶》,在北京举行新书首发活动,与现场读者和戏迷分享了自己传播京剧的心得和感悟。近年来,王珮瑜一直以京剧普及者的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在此次推出的《瑜老板三分钟京剧小灶》中,以幽默诙谐的方式介绍了16部京剧戏迷的必看剧目,还科普了京剧历史、京剧服饰、京剧专有名词等。在此之前,她还于去年推出了京剧精品书系“京剧其实很好玩”。此外,活动还展示了另外两套即将出版的新书:2020年台历《天天有戏》和《京剧其实很好玩·立体剧场书》。


王珮瑜(左)与儿童文学评论人陈香。


“京剧审美符合我理想中最完美的人的样子”


十二岁学戏,十四岁入科,十六岁凭借一折《文昭关》艳惊四座,王珮瑜被称为“小冬皇”。在为公众所熟知之前,王珮瑜已经在京剧传播之路上走了二十多年。近些年,王珮瑜创立了京剧清音会,组建教师团队,研发课程,在中国各地开设“瑜乐京剧课”,她本人还在《奇葩大会》《朗读者》《跨界歌王》《圆桌派》等综艺节目中亮相,收获了许多粉丝。因为王珮瑜,许多人开始了解京剧,爱上京剧,她自己也得一个“花式传播京剧”的声名。


《瑜老板三分钟京剧小灶》插图。


在活动现场,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总编辑邵若愚提到,早在这套书之前,浙少社就已经与王珮瑜合作,共同打造了“京剧其实很好玩”系列图书产品线,推出了全国首套青少年京剧通识教材“京剧其实很好玩”,目前已经走进了二十多所学校的课堂。邵若愚说,《瑜老板三分钟京剧小灶》作为轻漫画读本,跨界结合了传统京剧和现代漫画,用幽默诙谐的方式介绍了16部京剧戏迷必看剧目,还科普了京剧历史、京剧服饰、京剧专有名词等一系列看剧必备常识。比如传统骨子老戏《朱砂痣》在书中被称为“治愈戏”。此外,还有《赵氏孤儿》《大探二》《四郎探母》《汾河湾》等一系列经典名剧。


王珮瑜演出京剧《朱砂痣》剧照。


王珮瑜表示,这本书的源起是她在喜马拉雅FM上开设的音频课程《京剧其实很好玩》,课程总共100期,为听众讲解京剧中的经典唱段,收获了300万的播放量。“这个数据在平台上不算高的,但对于一档戏曲类节目来说已经是相当不错了,所以我就在想,能不能以这100期的节目为基础,开发新的产品出来。”于是,王珮瑜和她的“瑜音社”团队找来了漫画师,以轻松、幽默、好玩的方式打造了这一套图文并茂、浅显易懂的图书,让更多的读者了解并喜爱京剧。“让京剧不再是一件离我们遥远的事情,不再是我们上一代人才喜欢的东西,让它跟今天的人有更多的连接和交流。”


“对于广大的新观众,尤其是年轻人来说,其实老戏、新戏,无论是两百年前的还是一千年前的,对他们来说都是新东西。”按照这样的思路,在推出“京剧其实很好玩”音频以后,王珮瑜希望可以打破京剧的门槛,把它做得更低幼化,“让人翻开读三分钟读懂一个戏。”


王珮瑜在活动现场分享了自己如何爱上京剧的故事。每个人喜欢上一个事都有其独特的原因,而对于王珮瑜来说,这一切都是因为在电视上看到的一个京剧演员。虽然她已经不记得这个演员究竟是谁,但却一直记得他戴着高方巾、黑三髯口、穿着黑素靴子的样子,“这种审美符合了我理想当中一个最完美的人状态最好的样子,所以我一下就被迷住了。”


在王珮瑜看来,这种老生的装扮儒雅俊秀潇洒,“穿成这样不油腻,是一个读书人的状态,就是这种状态吸引了我。”也正因如此,王珮瑜意识到播撒种子的重要性,并将播撒种子当成了自己的工作。“你不知道小朋友,或者说下一代的这些娃娃们会喜欢什么,因为每个人的情况真的不一样。”


“关于京剧现代化,我是‘迈小步,步不停’”


那么,对于普通人来说,京剧最大的门槛是什么呢?王珮瑜认为是京剧的演出时间长。“看京剧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现代人的实际情况就是工作很忙、学习很忙,京剧不是他唯一的刚需,他可能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学英语,学语文、数学。坐在剧场里看戏,晚上七点半的戏四点就得出发,到那儿不能迟到,迟到不让进去。看到九点半十点散戏,一天的时间成本对于普通人来说非常昂贵。”


王珮瑜


王珮瑜说,因为京剧是剧场艺术,它在剧场里呈现的魅力是其他所有东西都不能替代的,但另一方面,在剧场看戏不应该成为唯一的选择。不管是录音、网络节目、抖音上15秒到1分钟的京剧小知识,还是微博、出版物、公众号上的传播,都是为了让受众有机会看到,“静静地在剧场里扮上戏是一个充满偶然的事情。”王珮瑜希望,“尽量让京剧从业者来到相对显眼的地方,让大家看到。”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近些年来,王珮瑜一直致力于摸索京剧在传播方式上的创新。


事实上,并不是只有京剧在做摸索。德云社的相声、本山传媒的二人转,还有上海彩虹合唱团的新型表演方式等,都是不同艺术的诸多探索。那么,在改变传播方式的同时,有没有思考过去改变京剧本身呢?王珮瑜给出的答案是,随便去改变京剧是一件愚蠢的事情,“如果把京剧所有技术的东西统统拿走,它就不叫京剧。是京剧,就得尊重程式化、虚拟化,尊重‘有声必歌,无动不舞’的基本原则。”


在王珮瑜看来,现代装并不适合演京剧。正是因为京剧的局限性,所以演历史故事最为适合,“一百多年前,之所以出现这么多非常丰富、优秀的剧目,是因为那个时候从业者特别多,人多、钱多、观众多,而且有文化人、学者的参与,让京剧的剧本更加有文化性。这是京剧最辉煌、鼎盛时期创造出来的东西……我想做的事情就是,带更多的人了解京剧在最辉煌的时候创造出来的最美的京剧,是什么样子。”


具体到京剧现代化的问题上来,王珮瑜认为已经被奉为流派经典的剧目,比如梅兰芳的《霸王别姬》、马连良的《赵氏孤儿》、程砚秋的《锁麟囊》等,这种经典不要动。而对于已经失传,却有学术价值的老戏,应该想办法重新挖掘出来,修旧如旧,“至少我就比较喜欢这样的事情”。


梅兰芳、杨小楼之《霸王别姬》。


当然,重新编排一个新的剧本,王珮瑜认为也未尝不可。比如,她和自己的团队在两年多前创排了一个小剧场戏剧《春水渡》,以大家非常熟悉的《白蛇传》为基础,但这部戏中并没有青蛇、白蛇,只有法海和许仙两个男性角色,而小剧场的形式又比较适合聚焦实验。因此,在这个创排的剧目中,除京剧以外,许仙这个角色选用了昆曲小生。除了表演形式上采用京昆两种方式,其实两种剧目的吹奏体系也不一样,一个是京胡唱皮黄,一个是吹腔,用笛子。


京昆合演《春水渡》,其中王珮瑜饰法海、胡维露饰许仙。


“如何让传统艺术在今天做一些创新和发展,我所有的思考在这部戏中进行了一个体现。”王珮瑜说,这种配合虽然本身都是传统的东西,但会让观众感觉好像很新,“最后是一个开放的结局……京剧传统戏喜欢用大团圆的结局讲清楚。”对于这些创新,王珮瑜说自己已经做了很多年的探索,每次都是“走一小步,看一看,停一停,不要急,再往前走一小步,再看一看。”她套用梅兰芳先生的“移步不换形”来形容,就是“迈小步,步不停”。

作者:新京报 何安安
【浏览次数( 507 )】 【 打印本页 】 【 关闭窗口